首页新闻中心行业资讯 > 揭秘大漆工艺造假——漆器之殇
详细信息

揭秘大漆工艺造假——漆器之殇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6年5月11日 18:59

北京快乐8 www.baajr.com  

漆器之殇

 

文/刘园

 

说到漆器,大多数人都会追问一句,什么是漆器?耐心解释一番之后,人们会把漆器和油漆家具联系在一起。当得知油漆用的是化学漆,并不属于漆器范畴时,对方往往就凌乱了。

而问部分漆艺从业者,给出的却是玄之又玄的回答,他们恨不得为你真诚地讲述一个“天地玄黄、宇宙洪荒”的故事。

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,就是大众目前对漆器的认知状态——要么一无所知,要么曲高和寡,没有中间层。究其原因,跟漆器行业“怪力乱神”充斥有很大关系。

很多的“雕漆”不是漆

文化礼品的选购逐渐成为商务礼品的首选。怎样选择一个价格适中、有文化内涵又拿得出手的礼品?越来越多人把目光投向漆器,尤其是雕漆。

雕漆,是在相应的胎体上,髹漆数层,积累到一定厚度,剔出花纹的一种漆艺产品。雕漆产品往往精致、典雅,不像玉器和陶瓷般冰凉,没有金工器皿般高调和炫耀,远比木雕贵气,所以,市场受欢迎程度很高。

因为有需求,市面上生产雕漆产品的企业、作坊不少。在淘宝搜索“雕漆”,很快搜到8000多件宝贝”,排在最前面的有笔筒、首饰盒、立体摆件、盘子、中国结等,价位是18~32800元,跨度之大令人称奇。

以某店铺销售的雕漆首饰盒为例。该首饰盒直径为3寸,不算小,花纹为富贵牡丹,图片拍得很好,产品看起来很美。刷漆的层数,少说也得20层以上。大漆不易干,在特定的温度和湿度下需要数天。也就是说,这样的雕漆盒子,单刷漆这一道工序,就需要至少3个月。加上制胎、剔红、磨光等十几道工序,试问,如此工期的产品,如何能几十元销售?事实上,这件产品的标价是38元。

和38元钱的雕漆盒子相比,树脂注模生产的所谓“雕漆”就更加离谱。某漆艺企业网站首页陈列了各种造型不错的红雕漆花瓶,给出的产品介绍是“手工商务外事礼品,手工雕漆”,价格900多元。如果依照古法,这样的雕漆花瓶,价格至少在2万元以上。

这些产品打出的关键词包括外事商务礼品、收藏、北京特色雕漆、送老外等,文案介绍头头是道,对雕漆工艺做了非常专业、透彻的讲解,甚至告诉你如何甄别真假雕漆。

在网站“大师介绍”一栏中,笔者看到如下几句话: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技术的成熟,逐渐改善了雕漆在制作工艺上的不足……发明了可以批量生产雕漆的注漆成型工艺。”

这几句话,简直让人毛骨悚然。国漆坊艺术总监、著名漆画家俞峥直言:“没有听过什么注漆成型工艺,推测可能是树脂的,不是大漆。”明古斋雕漆工作室杨之新也说:“这是树脂压铸的,无论从材料还是工艺上都不能算是雕漆。”

从来雕漆都是一层一层刷好漆,然后剔。“注漆”究竟是什么玩意?在一个模具里倒上树脂,成型之后取出来,人手随便划拉几刀,怎么就能成为雕漆?可悲的是,以这种方式制作的东西,占据着公众99%以上的视野。

 

平遥古城太拥挤

在平遥古城,最容易看到的除了游客,就是漆器。街道两边的店铺里,剔红、剔犀、平磨螺钿、脱胎漆器应有尽有,最多的则是推光漆器,几乎每个店家都会打出很大的标语,号称自家是最正宗的。

跟随一位了解行业内情的朋友,我走进一家古城的漆器店面,一整排小桌屏十分抢眼。老板热情地介绍:“平遥特产,推光漆器,价格实惠,买一件回去送亲友,自己用也很好看,防腐耐潮抗高温,绝对的传家宝!”店家表情真诚,漆器也看似精致,笔者简直无法判断真伪。

朋友却拉拉我的衣角,把我拽出店铺,“一看价格就知道不真,都是从义乌来的塑料胎印刷品!”真正的平遥推光漆器,是用炼制过的大漆髹饰木器家具和精致器皿,漆后细磨,磨后再漆,反复数遍,再经多种工艺,绘饰出山水花鸟、亭台楼阁或人物故事,然后用手掌推擦出光泽,工序细致复杂。“无法理解,平遥本地竟然也有人引进这种技术,大家都奔着钱去了。”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平遥古城的店铺中大概有90%以上的推光漆器都未延续古法。“漆器也有分级,使用优质木胎的是一个价格,一般木胎的是另外一个价格,塑料胎的印刷品,根本连假冒伪劣商品都算不上!”朋友愤愤而言,“平遥推光漆器原本是高档艺术品,现在竟出现了地摊化倾向,随便找张大床搭张布就开卖,做工粗糙,一件几十块,太可笑了。但是有的游客不懂好坏,只看重价格便宜,让大多数人认为漆器就是廉价货儿而已,导致恶性循环,对平遥推光漆器这个地理品牌造成了极大伤害,。”

上世纪80年代,漆器开始用于出口创外汇。大漆干得慢,合成大漆和腰果漆大行其道,渐成习惯。表面看是与时俱进,但因缺少分级标准,消费者完全不明其情,对漆器的概念越发模糊。

如今,平遥市场所见的漆器95%以上是化学漆,而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是传统髹饰技艺。“也就是说挂着非遗牌子,做的工艺却不是正宗的。”朋友解释,因为大漆成本昂贵,制作周期长,能操作大漆工艺的技术人才又很少,所以传统大漆产品难以普及。好在这几年状况有所好转,平遥有几家大的漆文化企业和老字号漆器店、几位老师的工作室,像唐都与永隆号等,在回归制作最正宗的大漆工艺。

 

文明的暗角

雕漆和推光漆器的困境,普遍存在于目前国内所有漆器产地。假漆器充斥,让真正传承非遗的大师以及工匠很受伤。

北京红雕漆泰斗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文乾刚在接受采访时说,目前北京雕漆艺术品的年产量不足百件,但现在满街都有“雕漆工艺品”出售,几乎全部是用树脂注模制作出来的假雕漆。尤其是这些树脂产品往往仿照大师的设计,用模具可以在短时间内大量复制,价格便宜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真雕漆的销售,进而影响到大师及工匠的生计。

其实,任何一个工艺门类,都会出现产品层级,漆器也不例外。

从材料上看,使用大漆、腰果漆、化学合成漆也应有鲜明区分,大漆产品价位最贵,传承真正的漆艺;腰果漆产品制作周期短,价位适中,适合普通的商务送礼:化学合成漆产品几乎可以算是机械生产,价格低廉,从传播漆文化的角度而言也没必要完全拒绝。关键是,生产和销售漆器,什么层级就是什么价位,应该明确标注,实事求是,让消费者心里有数。

从工艺上看,纯手工、半手工、机械加工是不同的层级,在生产和销售这些类别漆器的时候,也需要明确告知消费者,要知道,任何虚假,都会导致市场的混乱。

问题是,目前漆器行业的分级只是专业人士的事情,跟直接面对大众的商家似乎没什么关系,行业监管也处于真空状态,媒体监管则因记者个人知识的原因而聊胜于无。那么,漆器的市场如何规范?生产者、销售者、消费者、研究者四方之间的信息都无法准确传递,长期的无序状态下,漆艺简直成了一个文明的暗角。

所以,在古镇、古城、特产专卖店看到琳琅满目的漆器,笔者总会有悲哀油然而生。那里面,消费者几乎辨别不出一件货真价实的漆器,这种怪事却长期追问不出原因。

 

吕品田(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,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?;ぷ椅被嵛保?/span>

       从产业健康发展的角度讲,一个国家需要一个宏观的产业规划,创造多方受益的合理产业格局。其中既要有高端手工艺品,以保留原有的文化价值和特殊的人文气息;也要有适应市场需要的实用的、廉价的产品。但当新型产品借其“逼真”的外观而与传统产品发生混淆后,就要认真对待了。建立在“蒙骗”基础上的“伪作”,在短时期内可能会获得丰嗥利润,但对传统文化遗产会构成严重影响,也会伤害整体的产业结构。这种“欺骗性”行为必须加以约束和管理。

 

既没用大漆,又没用任何漆工艺,混淆材料,这样不仅欺骗消费者,更让历史悠久的漆艺文化遍体鳞伤。

所属类别: 行业资讯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